您的位置: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> 中超 > 那个拿600块奖金的宝岛球员为踢中超北漂7年

那个拿600块奖金的宝岛球员为踢中超北漂7年

发布时间:2019-03-21 05:16编辑:中超浏览(145)

      年初,由于北京北控变身成北京北体大,怀着忐忑心情的温智豪并不知道自己未来是否属于这里。俱乐部最终还是给他吃了定心丸,他也签下了属于自己新一份的3年合约。

      北漂踢球的第7年,当初同行的3个人只剩下了温智豪自己。他也成为了北京这座城市,唯一一个踢球的台湾球员。

      本期【追梦人】带来的是来自于台湾,现效力北京北体大的球员温智豪的足球故事,还有他与他的同伴未完成的梦想。

      足球在台湾,好比橄榄球在大陆。“我刚开始踢球家里人是反对的,没有出路的。除非你是去了那个公司,家长才会慢慢转为支持。”

      在台湾,足球联赛不算是职业联赛,台湾联赛只有2个半职业球队,台电和大同。加上几支大学生球队构成了整个台湾联赛。曾经在台电效力过的温智豪回忆起这段岁月,“台电是台湾的电力公司,跟鲁能一样,你考进那个球队的话,可以退休之后再公司里面上班,相当于公务员。”

      即使是台电这样的“大球队”也有较为严苛的制度,“进入球队以后先是外聘,基本上是一年一聘,踢满一年之后才有可能成为正式员工,在休赛期的时候同样需要去上班。”如果没有来到大陆踢球,温智豪可能就过着父母口中稳定的这样的生活。

      踢球是为了生活,为了好好工作。但台湾联赛挣到的工资难以养家,“之前踢球的时候基本就没钱。”“联赛夺冠的奖金也不到600元人民币,只有一支球队有固定新水。”

      台湾的足球没有媒体关注、没有正常的联赛,大多数父母还是希望孩子去打棒球,打篮球,“很少有人踢球,父母也不愿意孩子去踢球,他们更希望孩子像林志杰一样,成为篮球明星。”对于台湾足球的现状,温智豪多少有些无奈。

      温智豪并不孤单,和他一起来到大陆的还有同行的几个台湾球员,林约翰和陈浩玮,彼时的他们有一个响亮的组合,宝岛三剑客。

      “在台湾踢球的时候我们两个就认识,踢球的也就那几个人。”他们早早也就熟识。

      7年前,北体大(北控、八喜)的基地临近首都机场,飞机飞过天空,此刻他们在异乡的球场,只知道训练。

      温智豪曾获得过台湾联赛的金靴,北控看上陈浩玮的时候,牵线的人恰巧是温智豪高中老师的学生,顺便也把温智豪一起带了过来,那时候的温智豪才刚刚高中毕业。

      “我刚来这边的时候有点突然吧,来了之后可能有点不习惯,在台湾的时候可能没有这种职业的环境,来了之后包括训练什么的也都不熟,因为我是比较怕生的人,自己可能还没有办法适应,就又回去台湾联赛踢了一阵子。”

      再次归来的温智豪好像还是没有适应大陆的联赛,就像他刚开始无法适应北京的天气一样。“刚来的时候空气、交通什么都不适应,空气实在太差了。”温智豪吐槽到。

      刚来北京的时候,温智豪去三里屯工体看了一场国安的比赛,羡慕。恰逢火爆的“京津德比”,坐在工体的看台上,“蛮震撼的,有那么多球迷,能够在那么棒的球场上踢球,也会激励自己。”温智豪多了些许动力,“全场那么多人,整个球迷都在为你加油,让我觉得很舒服,也很羡慕。也没想过自己在工体踢球的场景,但也希望有那么多球迷为我们加油。”

      “从来没想过会来大陆踢球。”2013年3月23日下午,北京北控(八喜)在86分钟做出最后一个换人调整,温智豪替补登场,从那一刻开始,温智豪心中关于职业足球的梦想实现了。

      但温智豪说,有阵子害怕的不敢上去踢球。温智豪在台湾联赛没有接触过如此多的球迷,“我刚来的时候会看一些贴吧,还有网上的评论,有的球迷骂的挺狠的,那时候看了就害怕,变得不敢上去踢比赛。比赛的时候,也能听到观众在那边骂。”

      后来温智豪适应了北京的天气,也同样适应了这些偏激的球迷。刚来北京的时候,温智豪只去过朝阳大悦城,现在他会去逛逛三里屯。就像他说的,“来到这边学会了独立,也让自己在陌生的环境慢慢的独立起来。”

      林约翰在来到大陆后,曾在媒体上留下了很多豪言壮志,他很想踢职业联赛。但最终却因为各种原因,离开了北京。

      陈浩玮的家中有五个兄弟姐妹,他是唯一的个男孩子,所以养家的重任就落到了他的身上。

      初来中甲联赛的时候,陈浩玮曾说目标就是多赚钱,6年过去了,陈浩玮依然说,“以前目标是挣钱养家,现在这目标是不变的。”2011年与球队签下首份合约时,他的税前月薪和北京普通白领差不多,2015年年底与球队签下第三份合约时,他的身价已有所上涨。

      陈浩玮是第一个登陆大陆联赛的台湾球员,他跟陈柏良一起从宝岛走了出去。陈柏良辗转日本香港联赛最后踢上了中超,这也让他成为了台湾知名度最高的足球运动员。“过来大陆踢球是当时正好有这么一个机会,就是我们现在的经纪人,他的好朋友来台湾看比赛,刚好看到我跟陈柏良的,才有这么一个机会来这边试训。”

      在北京一呆就是6年,为北控出场近百场?陈浩玮笑着说,“有这么多吗?”“其实刚来的时候还比较顺利,但是到后来第二年第三年就遇到了一些挫折。”6年的时间让陈浩玮从一个小男孩成长为一个男子汉,他却说自己成长最多的是心态,无论是生活或是训练,陈浩玮都对自己很严格,独立在外的生活也让他更加的独立和成熟。

      2017赛季,陈浩玮接过了队中的十号,一个象征着核心的号码。“可能因为10号正好没人穿吧,其实从上个赛季接过北控的10号球衣,心里是比较激动的,当然也是为了用10号激励自己,让自己更加的自信。”陈浩玮说。

      性格及其内向的陈浩玮会因为自己的不好表现,极度自责,极度自责的表现就是失眠,会想很久,以及脑子一直转,本赛季陈浩玮出场次数较之以往少了很多,但他倒看的很开,“前段时间有伤病,自己也在慢慢调整状态,赛季还很漫长,我相信总会有出场机会的。”“踢了这么久,有没有自己认为难缠的后卫?”“应该是没有,没有印象深刻的。”极度自责又极度自信。

      命运似乎给陈浩玮开了个玩笑,新赛季的报名表中并没有陈浩玮的名字。北漂6年,陈浩玮完成了自己一部分的梦想。

      7年后,北体大基地搬到了南五环外,不远处还能听到火车逛逛当当的声音。足球依然是温智豪的全部生活。只不过,这次没有了2位朋友的陪伴。

      比起刚到北京的时候,温智豪的生活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。来到大陆踢球之后,薪水有了大幅度的提升,再次见到以前的朋友,朋友们很多都不相信他们能够挣那么多钱,“朋友们多少也都会问到吧,他们也都会说怎么这么多,会吓到他们。”

      上赛季,北控在开局不错的情况下,最终没有冲超成功。渴望踢中超,是温智豪和他的台湾伙伴未完成的梦想,“我们来这,也想踢更高级别的联赛,如果能冲超就更好了。中超是我们未完成的梦想。”

      “夢想,來自努力不懈的堅持,來自一點一滴的累積、努力、堅定,它從來就不是一蹴可及,更期待藉由大家逐夢的精神,激勵任何一個人,敢夢更要逐夢,希望大家勇敢的去追夢吧!我相信每個人成為自己的Heroes”温智豪在赛季初在自己的微博上写到。

    转载请注明来源:那个拿600块奖金的宝岛球员为踢中超北漂7年